如果祂是一位真.邪神(一)

  脑洞来源是与 @Phaedrus 和 @绣铜 聊天时说的:“如果克莱恩不那么善良的话,那他会轻松很多。”

  于是,愉悦犯.真邪神.曾经的愚者.普普通通克莱恩,参上!

  无cp。

  注意:这一篇完全就是克吹作者被断章刺激到之后搞出来的苏文,写着自己嗨用的,沙雕,勉强有逻辑,慎入!

  食用之前看一下这份知情同意书。

  所以乐于挖坑的作者到底是什么心态呢。

  【躺平



  以上。



  愚者被耳边层层叠叠的人声吵醒。

 

  祂睁开眼,叹了口气,做好了心理准备,便低头向凡世看去。

 

  只见一群邪教徒——也就是祂自己的信徒——正用血液与分泌液混合,做成诡异的颜料,在空旷的石地上画出属于祂的召唤阵法。前方的石台上放置着鲜血淋漓的尸体和活祭。

 

  祭司带领着狂信徒们跪倒在石台的后面,虔诚地低念着愚者的尊命,请求能得到伟大的父的垂青,亲吻祂的足底与鞋跟。

 

  愚者:……

 

  到底要祂说几遍呢?

 

  祂对凡人的血肉与灵魂并不感兴趣啊。

 

  而且召唤就普普通通地召唤就好啦,为什么要把祭台弄得这么脏呢?

 

  最重要的是,为什么,非要,大半夜,进行召唤呢?

 

  难道,邪神,不需要,睡觉吗?

 

  愚者先生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周身随着信徒们低念的尊命而越来越完整的血色召唤符文,决定等召唤成功进入人世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这群扰人清梦的蚁蝼给杀咯。

 

  如果能有一个,没有信徒的世界……

 

  在被越转越快的符文淹没之前,祂这么想。

 

——————————————————

 

  祂睁开眼。

 

  眼前是一座被灰雾包围的巨大宫殿,祂化为自己喜爱的小型哺乳动物形态的黑色雾气,卧与王座之上。

 

  愚者先生抖了抖虚幻的耳朵,用这个形态站起身,懒散地伸了个懒腰。然后组成身体的黑雾扩散开,那个因为与旧神巴斯特厮混而格外喜欢的猫形态便转化为见信徒时常用的人形。

 

  黑色人形雾气理了理飘忽不定的衣袍,隐隐有人类无法理解的,扭曲又带着混乱的符文从雾化的,宽大的,遮住面容的帽兜上一闪而过。

 

  广无边际的灰雾中,无数眼中闪着火光的黑色身影摇晃着尾巴,前肢下压,将头埋于之间,向祂俯首。

 

  一睁眼就看见讨祂欢心的眷者,邪神大人愉悦地点点头,然后低头看看凡世如今进展到何处。

 

  按照这个世界的时间,祂已经沉睡千年了。

 

  三千多年前,祂降临于此。

 

  当时的祂正被信徒的狂热所困扰,不可违背的法规束缚住祂,强行让祂接受召唤。

 

  祂已经做好准备,接受自己即将从一堆恶心的体液中现身,面对脏兮兮的祭台和上头一点都不令人欢喜的碎尸灵魂,并被一群没有理智的狂信徒迎面扑上,将他们肮脏的体液抹在祂的长袍上——虽然雾气沾染不上,但视觉上也够恶心神的。

 

  真的会有神明喜欢这个吗?愚者先生陷入深深的疑惑。

 

  但是以上场景都没有出现。祂面前只有一个凡人——一个灵魂闪着耀眼光芒的男人。

 

  邪神愣了一下,来不及体会上万年来牵制住自己的枷锁破碎的感觉,只是惊奇地看着面前的那个人,面部的雾气上因为祂的激动情绪闪过一串符文。

 

  愚者先生不喜欢凡人的血肉与灵魂。祂只喜爱乐趣。

 

  祂喜欢新奇,喜欢游戏,喜欢优秀的剧本,喜欢美味的甜品,喜欢一切出乎祂意料的事物——

 

  ——尤其喜欢命运无常的人类。

 

  眼前站着的这个就是。

 


 

  之后的一切没必要累述,并非全知全能的神明很快搞清了这不是祂原来的世界。祂不被这个世界的法则所约束。这位喜好玩乐的神明就像是规则外的小bug,可以在人世间自由行走,随意使用能力。

  失去大人管束的孩子第一时间伸手,去抓取令人眼馋的彩色糖果。

  Bug先生就像一个普通的随身老爷爷一般,默默旁观主角推进剧情,在关键时期出手帮一点小忙——你明白的,卡关时一点小小的攻略。

  从起承转合一一展开,到最终鲜红的幕布缓缓落下。祂坐在那个男人制造的圣所之一中,在那个光芒依旧闪耀的茫然灵魂飘至跟前时,愉悦地点了点它的额头。

 

  “这是给你的赏赐。”祂说,“为你这场精彩绝伦的演出。”

 

  灵魂苦笑了一下,便缓缓消失——回归故乡。

 

  愚者满足地长叹一口气,黑雾放松地四散开来,从周围的灰雾中吸取一些,然后又聚拢,变化为一只雾气形成的黑猫。

 

  这只没有五官的小猫抖抖耳朵,蜷缩在祂的神位上,没有邪教徒的打扰,安安心心地长睡一觉。

 

  一睡千年。



   TBC.

  (二)在这里。

热度 4656
时间 2019.12.01
评论(62)
热度(4656)
  1. 共583人收藏了此文字